创印网

地方教材有错, 谁之过?

Wang

2018-11-26
69
0

据媒体近日报道,把“途经”写成“途径”,“勾起”写成“钩子”,“蜡炬”写成“腊炬”,如此前言不搭后语、错漏百出的内容,并非出自盗版图书,而是来源于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教育局主编的小学五年级教材《我和诗词有个约》。对此,该教育局回应称,该书由区内“骨干老师”编写,出现错误属“校对失误”。

 

此事被媒体曝光后,来自社会的声讨不绝于耳,有人慨叹误人子弟,有人强调再穷不能穷教育,还有人质疑背后有利益往来。笔者的疑问在于,影响民族未来一代人的教材,其编写和审定流程是否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教材,特别是中小学教材所肩负的责任,是在少年儿童是非观和认知建立初级阶段进行正确引导,它所扮演的角色,是国民素质养成的标尺,重要性不言而喻。教育行政部门主导教材编写工作,有义务对教材编写人员的资格、教材内容质量进行把关。早在2001年6月,教育部出台《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对教材编写的资格、条件、核准、审定等,都作出详尽而严格的规定。然而,从上述见于书面的问题看,低级错误、模棱两可,反映了编写者文字功力的欠缺,也暴露了教材审定和试验过程流于形式。从桥西区教育局处理的方式看,问责不严、补救不力(由老师手动修改后再返回学生使用),体现了对教材问题责任人惩处规定的漠视,同时也说明该行政部门处理舆论危机高于对学生负责的惯性思维。

 

目前来看,教材的编写与审定流程是比较明晰的,编写者与审定者的权利义务范围也是有界定的,但是,对于教材质量出现问题后按照什么步骤处理,相关负责人如何处罚,还有待进一步完善管理规定。

 

此外,教材编写的监管方还应借助社会力量,着力建设教材质量综合评价体系,在这一体系中,应该有不同维度数据指标对教材的权威性、科学性、专业性、时代性、趣味性等重要标准进行全面考量。作为教材的使用者,学生、老师甚至家长的需求,关系着教材编写内容的变化,也将反向敦促编写质量提升,更有利于展开个性化教育。

 

我们需要优质教材来提升教师和学生的欣赏品位和文化内涵,也需要参与教材编写和审定的有关部门对教师和学生真正负起责任来。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本文由运营拍档投稿创印网,非经授权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0755 - 89521222
客服1号
客服2号